章节目录 第2376章 我是最强的

    “秦舞衣,多少年过去了,你怎么还是不明白?”

    宁远撇撇嘴道:“这世界上,有什么是有资格在我面前用剑的?

    没有!一个也没有!”

    宁远有很多称号,比如剑神,剑之尊主,天上之剑等等。

    但是,在无尽的岁月之前,在剑客的圈子里,更多的人都会将宁远叫做悲剑!因为,只要宁远活着……因为,只要宁远还握着剑……那么,那个时代所有的剑客,都只能是一个悲剧。

    宁远的剑并不悲,悲的是那些跟宁远相同时代的剑客。

    那是,无论你怎么努力,都只能当第二的悲哀。

    在宁远的面前……没有人有资格用剑,也没有人敢自称……剑客!当啷!面对着忽来的剑光,宁远随意的抬手,秦舞衣的剑光就被斩开。

    秦舞衣脸色一变,抽剑而出,横于身前,接着“当啷”的一声,秦舞衣的身体就被那忽然而来的剑光给轰了出去,不断的倒退,好不容易才稳下身体。

    噗!秦舞衣猛的一张嘴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一剑之后,宁远忽然的回首,一掌朝着后方摁出,却是叶玄踏破了虚空,悄然的来到宁远身后。

    砰!两人的双掌对轰一记,接着各自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宁远看着叶玄道:“谢谢你帮我省事,直接轮回归一了,这样我就不用花时间去找那些分身了。”

    叶玄道:“我轮回归一可不是为了帮你省事的,而是为了送你进棺材的!”

    叶玄一边说着,赤炼龙纹陡出,朝着前方横过。

    宁远随意的将剑一挑,就跟赤炼龙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轰隆,轰隆,轰隆!四周不断的响起爆裂的声音,以叶玄跟宁远为中心,两人脚下的山坡竟然猛的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宁远哈哈大笑道:“你的一切几乎都是我给的,你会什么,我都知道,你想要跟我打?

    你凭什么跟我打?”

    叶玄也不废话,一指向前,一道虚空剑气游动,穿透了虚空向前,直指宁远。

    虚空神剑:以剑气破虚空,虚空斩出一剑,天下何人可挡。

    宁远轻蔑道:“剑气不是这么用的,这才叫做剑气!”

    宁远同样抬手一指,一道剑气飞出,跟虚空伸剑相撞的时候,竟然将虚空神剑的剑气给吸了进去,然后暴涨,朝着叶玄反冲。

    砰!如果说剑气被破,叶玄并不惊讶,但自己的剑气竟然被吸收,叶玄着实没有想到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那剑气已经到了跟前,直接将叶玄给轰飞出去。

    落于地上,叶玄单手撑住地面,喉口一甜,强忍着才没有吐出血来。

    宁远道:“剑气乃无形无相之物,谁的剑气更强,谁的剑境更深,谁对于剑气的驾驭更好,就能融他人的剑气为己用,你?

    差的远了!”

    宁远说完之后,举剑高吼道:“谁?

    还有谁?

    来啊,来战啊!”

    暴虐而嚣张。

    宁远的性格实在不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可谁也无法否认,他很强。

    强的可怕!站在那里,宛如战神。

    忽然的……天空中有一片霞光出现,翻腾而涌,无数的雷电缠绕,这混沌雷霆交织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伴随着破空之声的响起,那霞光带着雷霆,忽然的从天而降,朝着下方急坠。

    宁远并不惧怕,低吼一声,忽然的纵身而气,身化剑光,跟那霞光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轰隆!如同天地碰撞一般的剧烈响声,一圈一圈的气浪疯狂荡开,地面如同飓风卷过,无数的沙尘涌动,一座一座的石雕爆碎,哪怕其中有不少还是宁远的人。

    须臾,光辉散尽,有身影显现出来,一个自然是宁远,而另一个……羽衣狐!宁远咧嘴笑道:“没想到,你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羽衣狐看着宁远认真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宁远大笑,看着羽衣狐道:“走过无尽的岁月,看遍了一朝又一朝的红尘,最终你再度来到我的面前,就只是想对我说这三个字?

    羽衣狐,你还真是幼稚!”

    羽衣狐道:“我只想要一个答案,不是我想的,不是我猜的,而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宁远道:“我,宁远,我想要的东西,我就会抢到手,我不想要的东西,我就会丢掉,当初我想要你,你就必须是我的,当我将要走过那条仙路的时候,除了剑以外,任何的东西我都不需要了,所以我把你丢掉了,这个答案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满意。”

    羽衣狐道:“所以,妾身这次来,就是为了毁掉你最重要的东西,因为,你曾经毁了我的,毁了我最重要的,信以为真的诺言。”

    羽衣狐一边说着,背后一片华光。

    九根狐尾忽然的就在羽衣狐的身后凝化出来,如同标枪,朝着宁远的方向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宁远大笑道:“我的东西就是我的,谁也毁不掉!”

    宁远浑身发出剑光,扭曲了空间,让虚空裂缝中的混沌都在崩溃。

    下一瞬,宁远一剑斩下,那飞来的狐尾就被斩断了三根,接着宁远一剑扫出。

    一柄虚形大剑横空,朝着前方掠过,羽衣狐身上有袅袅青烟飘起,那也是一门无上神通,但是,跟那虚形大剑相迎,竟然完全不敌,那虚形大剑狠狠的砸在了羽衣狐的身上。

    噗!羽衣狐喷吐出一口鲜血,从空中坠下,在快要落地的瞬间,叶玄忽然的踏破虚空,伸手接住羽衣狐,两人摔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宁远踩踏剑光,在空中大笑。

    “天道是独一无二的,所以无法被超越,我也是独一无二的,所以无法被打败。”

    宁远看着下方道:“瞧瞧你们的样子,你们想要跟我争锋?

    告诉我,你们凭什么?

    无尽的岁月长河之中,谁能够跟我争锋?

    谁能够跟我一战?

    没有人,从来没有人!”

    宁远横剑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自空中落下,那大地发出“隆隆”巨响声,一道至少千余米长的裂缝出现。

    那雄厚的大地,仿佛被宁远给一剑切开,那漆黑的沟壑深不见底,让人心颤。

    宁远道:“我是最强的!”

    …… 记住本站网址,Www.aywenxue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aywenxue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