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神在星际》正文 第一千一五章 是女孩子

    不敢想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哎呀,人家可是女孩子。”张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女孩子宁昭知道就行,我们不需要知道。”陆继然道。

    宁昭笑道“是的,我知道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只清楚魏连秋、竹清水两位队长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陆继然将话题转了回来“听计方回的意思,路以尧应该跟一伙人-口-贩-子混到了一起,现在转移到了什么地方还不清楚,不过出城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如果想拿到好成绩,就需要赶在其他战队之前完成任务,而各战队的队长是重点关注的目标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度实在是不好把握,所以还需要尽量阻碍其他人任务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多数军校生在做的事。

    少年们讨论了一会就下线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但夜间的双安城也并不特别消停。

    祁二公子此时就满脸阴霾的看着自己的一众手下。

    这些平日-里威风八面的壮汉此时全都鼻青脸肿,模样寒碜的让他止不住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想跟我说思宁小姐的未婚夫还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么!”

    他原本都没把那追来的野小子当回事,然而派过去的手下不仅没能逮着人,反而全都被打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这种事能忍!

    他祁家虽不是双安城的土霸王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,结果连个外来者都搞不定,简直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祁二公子怒道“你们打不过不会去请高手吗,五级够不够?六级够不够?我就不信那野小子还能强过五六级的机甲师!”

    手下们被他骂的噤若寒蝉,哪里敢反驳,立马就去安排。

    家族里的那些高手一个个鼻口朝天,要想找他们去干点什么绝对要大出血,还不一定成功,即便这是二公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们商量过后决定还是去竞技场请人,只好花点钱就能搞定,没什么麻烦事。

    竞技场的选手有一些会暗中姐一些私活,保镖或打手是最普遍的,也可以有一些其他服务。

    当然,选手实力越强,收费标准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要请五级选手出马,那金额绝对不能少于高级场的冠军奖金。

    好在祁二公子不差这个钱。

    晚上的圣安竞技场也一样热闹,他们是熟客,去了没用多久就约了人。

    然后马不停蹄的去找那野小子算账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实力?”

    被请来的是位一百来岁的老牌选手,在圣安也有几多年了,是他们常合作的对象。

    祁家助理立马道“阁下放心虽然不清楚实力,但肯定不会超过五级,那小子瞧着很年轻。”

    刘姓选手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年轻人外表的差别不会太多,看走眼的时候实在太多了,何况祁家这些人在他眼里一向不怎么靠谱,要不是给的报酬多,活又简单,他都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但什么情况也要去了才能知道,没有直接就放弃的道理,毕竟他们以后还是要合作的。

    祁家人早就派人暗中盯着那野小子的行踪了,一行人紧赶慢赶的过去,最后停在一处混乱的场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不敢想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哎呀,人家可是女孩子。”张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女孩子宁昭知道就行,我们不需要知道。”陆继然道。

    宁昭笑道“是的,我知道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只清楚魏连秋、竹清水两位队长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陆继然将话题转了回来“听计方回的意思,路以尧应该跟一伙人-口-贩-子混到了一起,现在转移到了什么地方还不清楚,不过出城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如果想拿到好成绩,就需要赶在其他战队之前完成任务,而各战队的队长是重点关注的目标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度实在是不好把握,所以还需要尽量阻碍其他人任务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多数军校生在做的事。

    少年们讨论了一会就下线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但夜间的双安城也并不特别消停。

    祁二公子此时就满脸阴霾的看着自己的一众手下。

    这些平日-里威风八面的壮汉此时全都鼻青脸肿,模样寒碜的让他止不住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想跟我说思宁小姐的未婚夫还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么!”

    他原本都没把那追来的野小子当回事,然而派过去的手下不仅没能逮着人,反而全都被打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这种事能忍!

    他祁家虽不是双安城的土霸王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,结果连个外来者都搞不定,简直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祁二公子怒道“你们打不过不会去请高手吗,五级够不够?六级够不够?我就不信那野小子还能强过五六级的机甲师!”

    手下们被他骂的噤若寒蝉,哪里敢反驳,立马就去安排。

    家族里的那些高手一个个鼻口朝天,要想找他们去干点什么绝对要大出血,还不一定成功,即便这是二公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们商量过后决定还是去竞技场请人,只好花点钱就能搞定,没什么麻烦事。

    竞技场的选手有一些会暗中姐一些私活,保镖或打手是最普遍的,也可以有一些其他服务。

    当然,选手实力越强,收费标准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要请五级选手出马,那金额绝对不能少于高级场的冠军奖金。

    好在祁二公子不差这个钱。

    晚上的圣安竞技场也一样热闹,他们是熟客,去了没用多久就约了人。

    然后马不停蹄的去找那野小子算账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实力?”

    被请来的是位一百来岁的老牌选手,在圣安也有几多年了,是他们常合作的对象。

    祁家助理立马道“阁下放心虽然不清楚实力,但肯定不会超过五级,那小子瞧着很年轻。”

    刘姓选手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年轻人外表的差别不会太多,看走眼的时候实在太多了,何况祁家这些人在他眼里一向不怎么靠谱,要不是给的报酬多,活又简单,他都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但什么情况也要去了才能知道,没有直接就放弃的道理,毕竟他们以后还是要合作的。

    祁家人早就派人暗中盯着那野小子的行踪了,一行人紧赶慢赶的过去,最后停在一处混乱的场所。

    不敢想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哎呀,人家可是女孩子。”张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女孩子宁昭知道就行,我们不需要知道。”陆继然道。

    宁昭笑道“是的,我知道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只清楚魏连秋、竹清水两位队长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陆继然将话题转了回来“听计方回的意思,路以尧应该跟一伙人-口-贩-子混到了一起,现在转移到了什么地方还不清楚,不过出城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如果想拿到好成绩,就需要赶在其他战队之前完成任务,而各战队的队长是重点关注的目标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度实在是不好把握,所以还需要尽量阻碍其他人任务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多数军校生在做的事。

    少年们讨论了一会就下线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但夜间的双安城也并不特别消停。

    祁二公子此时就满脸阴霾的看着自己的一众手下。

    这些平日-里威风八面的壮汉此时全都鼻青脸肿,模样寒碜的让他止不住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想跟我说思宁小姐的未婚夫还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么!”

    他原本都没把那追来的野小子当回事,然而派过去的手下不仅没能逮着人,反而全都被打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这种事能忍!

    他祁家虽不是双安城的土霸王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,结果连个外来者都搞不定,简直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祁二公子怒道“你们打不过不会去请高手吗,五级够不够?六级够不够?我就不信那野小子还能强过五六级的机甲师!”

    手下们被他骂的噤若寒蝉,哪里敢反驳,立马就去安排。

    家族里的那些高手一个个鼻口朝天,要想找他们去干点什么绝对要大出血,还不一定成功,即便这是二公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们商量过后决定还是去竞技场请人,只好花点钱就能搞定,没什么麻烦事。

    竞技场的选手有一些会暗中姐一些私活,保镖或打手是最普遍的,也可以有一些其他服务。

    当然,选手实力越强,收费标准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要请五级选手出马,那金额绝对不能少于高级场的冠军奖金。

    好在祁二公子不差这个钱。

    晚上的圣安竞技场也一样热闹,他们是熟客,去了没用多久就约了人。

    然后马不停蹄的去找那野小子算账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实力?”

    被请来的是位一百来岁的老牌选手,在圣安也有几多年了,是他们常合作的对象。

    祁家助理立马道“阁下放心虽然不清楚实力,但肯定不会超过五级,那小子瞧着很年轻。”

    刘姓选手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年轻人外表的差别不会太多,看走眼的时候实在太多了,何况祁家这些人在他眼里一向不怎么靠谱,要不是给的报酬多,活又简单,他都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但什么情况也要去了才能知道,没有直接就放弃的道理,毕竟他们以后还是要合作的。

    祁家人早就派人暗中盯着那野小子的行踪了,一行人紧赶慢赶的过去,最后停在一处混乱的场所。

    不敢想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哎呀,人家可是女孩子。”张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女孩子宁昭知道就行,我们不需要知道。”陆继然道。

    宁昭笑道“是的,我知道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只清楚魏连秋、竹清水两位队长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陆继然将话题转了回来“听计方回的意思,路以尧应该跟一伙人-口-贩-子混到了一起,现在转移到了什么地方还不清楚,不过出城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如果想拿到好成绩,就需要赶在其他战队之前完成任务,而各战队的队长是重点关注的目标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度实在是不好把握,所以还需要尽量阻碍其他人任务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多数军校生在做的事。

    少年们讨论了一会就下线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但夜间的双安城也并不特别消停。

    祁二公子此时就满脸阴霾的看着自己的一众手下。

    这些平日-里威风八面的壮汉此时全都鼻青脸肿,模样寒碜的让他止不住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想跟我说思宁小姐的未婚夫还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么!”

    他原本都没把那追来的野小子当回事,然而派过去的手下不仅没能逮着人,反而全都被打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这种事能忍!

    他祁家虽不是双安城的土霸王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,结果连个外来者都搞不定,简直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祁二公子怒道“你们打不过不会去请高手吗,五级够不够?六级够不够?我就不信那野小子还能强过五六级的机甲师!”

    手下们被他骂的噤若寒蝉,哪里敢反驳,立马就去安排。

    家族里的那些高手一个个鼻口朝天,要想找他们去干点什么绝对要大出血,还不一定成功,即便这是二公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们商量过后决定还是去竞技场请人,只好花点钱就能搞定,没什么麻烦事。

    竞技场的选手有一些会暗中姐一些私活,保镖或打手是最普遍的,也可以有一些其他服务。

    当然,选手实力越强,收费标准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要请五级选手出马,那金额绝对不能少于高级场的冠军奖金。

    好在祁二公子不差这个钱。

    晚上的圣安竞技场也一样热闹,他们是熟客,去了没用多久就约了人。

    然后马不停蹄的去找那野小子算账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实力?”

    被请来的是位一百来岁的老牌选手,在圣安也有几多年了,是他们常合作的对象。

    祁家助理立马道“阁下放心虽然不清楚实力,但肯定不会超过五级,那小子瞧着很年轻。”

    刘姓选手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年轻人外表的差别不会太多,看走眼的时候实在太多了,何况祁家这些人在他眼里一向不怎么靠谱,要不是给的报酬多,活又简单

    祁家人早就派人暗中盯着那野小子的行踪了,一行人紧赶慢赶的过去,最后停在一处混乱的场所。

    jianshenzaixgji0

    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sxhaohao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sxhaohao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