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两千五百三十六章 高高在上

    <b></b>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隐秘空间内,子静是唯一一个不兴奋的人,修技的突破应验了她曾经的猜测,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老者摆手,让众人安静,随后复杂看着子静,感慨,“老夫一生教导学生无数,却无一人可以承担起寻找序列粒子的重任,唯独你,子静,你在序列粒子上表现出的天赋连老夫都自叹不如,没有你,这个实验至少延后千年不止,甚至永远无法达成,你是唯一一个可以做到序列实体化的人“。

    子静沉默。

    “走吧,既然实验结果可行,下一步便是创造,只有真正创造出序列粒子,我们才可以成为主宰”,老者挥手让其他人离去,独自带着子静朝更隐秘的空间而去。

    这个空间昏暗,空气中漂浮着流云般的力量,这里是子静都从未来过得。

    子静触摸流云般的力量,“这是,流云空间的力量?”。

    老者点头,“准确的说,是流云的力量”。

    “流云空间的主宰?”,子静惊诧。

    老者一路带着子静朝下方走去,一边道,“流云空间就是我们尝试的时空,一旦成功,别说六方会,就算永恒族都要被我们压下,我超时空将会是人类物种的巅峰存在…”。

    一路走下去,老者不断说话,俨然已经看到了未来。

    子静眼睛眯起,她不清楚超时空究竟有多强,但,这片时空即便再强,也已经被那个人盯上,并来了,被那个人盯上怎么可能会好?这些人太自大,从未低头看过,或许那些他们没有瞧得上的时空出现了不得了的人。

    越往下走,那种流云似的力量越磅礴,几乎代替了空气,让人如同行走云层之内。

    老者最终在一扇金属大门外停住,打开一道缝隙,无尽的流云力量涌出,排山倒海,吓得子静不断后退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看看”,老者低喝。

    子静一步步走上前,来到金属门外,透过缝隙看向里面,陡然的,一只眼珠出现,布满血丝,充满了疯狂。

    子静大惊,不断后退,一下子跌倒,眼中尽是恐惧,如同见了鬼。

    老者封闭金属大门,低头看着子静,“看到了什么?”。

    子静咽了咽口水,惊惧道,“一只眼睛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眼睛?”。

    “疯狂,绝望,残忍的眼睛”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,老者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子静闭上双目想了想,陡然睁开,“疲惫,死寂,没有生机”。

    老者背着双手,满意,“不错,疲惫,毫无生机,知道里面的人是谁吗?”。

    子静已经有所猜测,但不敢相信,看着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低沉开口,“流--云”。

    子静瞳孔陡缩,“流云空间的主宰,流云?”。

    老者道,“就是他”。

    子静无法想象,一个空间主宰,可以改天换地,必然是祖境强者,这样的人居然被囚禁在这,那双眼睛充满了绝望与死寂,对于他来说,活着比死亡更痛苦,这样的人怎么会是流云空间的主宰?

    “以你的层级没资格知道这件事,但为

    了让你知道超时空有多伟大,为了让你知道自己在为什么样的文明效力,我破例告诉你,流云的力量足以改变宇宙形态,令流云空间出现蜕变,他的战斗力至少超越五百万”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,那是难以想象的数字,是黑色能量源,整个超时空有多少黑色能量源?整个六方会又有多少这种层次的强者?”。

    “就算这样,他依然被抓来了,生不如死,你应该了解超时空代表的力量了吧”。

    子静深呼吸口气,“我了解了”。

    老者满意,“了解就好,未来,这里关押的绝不止流云一人,各个平行时空,永恒族,哪怕是六方会中的敌人都可能被关押在这里,我们要做的,就是让这个可能变成现实,让超时空成为真正的主宰,子静,看清楚,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”。

    子静起身,对着老者深深行礼,“我明白了,老师”。

    老者笑了,“很好,你令序列粒子成为实体,化不可能为可能,我相信这门修技早晚会被你研究出来,行了,今天你也累了,回去休息吧”。

    子静点点头,转头,深深看了眼金属大门,祖境也被关押,这就是六方会之一的超时空,他们在研究,镇压祖境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一旦研究出来,付出的代价便太大太大了,道主,不知道你看到这份力量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老者和子静都没有发现,他们身上各附着一些灰尘,灰尘很不起眼,附着在他们的衣服上,随他们来到了这地底金属门前。

    当子静转身要走的一刻,灰尘忽然化作流云般的力量缠绕向他们脖颈,想要绞杀。

    这场突如其来的袭杀完全超出子静预料,她眼睁睁看着流云般力量绕着脖颈,用力,呼吸停止,身体被重重砸在地上,拖向金属门,老者同样如此,当他们就要撞到金属门的一刻,耳畔听到嘶哑的厉喝声,“逃,立刻”。

    子静意识已经模糊,逃?谁让自己逃?

    这时,脖颈上缠绕的力量忽然消失,一道道人影自虚空跌落,其中一个女子抬头,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,“放了流云大人”,话音刚落,四肢忽然断裂,直接消失,鲜血洒落在地。

    刺鼻的血腥味传入子静鼻中,她茫然睁开双眼,只见身侧,一个没有四肢,只有躯干的女子倒下,目光狰狞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子静面色煞白,就这么与女子对视,动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超时空,放了他们,放了他们--”,嘶哑的声音传出,来自金属门后,来自那个流云。

    子静这才反应过来,颤栗着起身,她刚刚差点死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,老者咳嗽几声,“老骨头差点交代了,你们这些亚人还真狠,惹老夫生气,以百万流云空间亚人的命补偿”。

    “放了流云大人”,后面,好几个头上长角的流云空间修炼者倒在地上,皆失去了力量,绝望嘶吼着。

    老者挥手,明明没什么力量,但那几人头上的角全都自动脱离,他们惨叫中半死昏厥,而那个没了四肢的女子死盯着老者,像是要把他吞下去一样。

    子静震撼望着血腥的一幕,没能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们,放了他们”,流云的声音自金属门

    后不断嘶吼。

    老者却不为所动,“真以为你们能救人?流云空间的物质早已被分析透,你们在哪,做了什么我们早就看到了,如果不是想让你们头上的角更有活性,早把你们抓住了,诶,有时候研究修技也是要冒风险的”,说完,再次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“来,子静,我们走”。

    子静怔怔望着,“老师,他们?”。

    “呵,一群妄图救走流云的试验品,为了角的活性,一直忍着他们,给他们点期待,现在刚刚好,他们找到了流云,心情激动,你看,这些角比平常看到的明亮多了吧”,老者得意。

    子静手指一动,“是,明亮多了,那他们?”。

    “超时空,放了他们,放了我的人”,流云声音越发低沉沙哑,带着绝望与死寂,明明是祖境强者,修炼到了人类理论上的巅峰,却还是沦为阶下囚。

    老者看向金属门,“流云,他们是第几批?”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们”。

    “你只会说这几句?我给他们希望,至少能让他们在临死前听到你的声音,他们应该满足了”。

    地上,那个没了四肢的女子眼珠子都要凸出来,喃喃着什么,眼中的怨毒看的子静心颤。

    老者摇摇头,“不久后还会有亚人来救,这些亚人的角才是最好的实验材料”,说完,转身,一刹那,所有血迹,尸体通通消失,没有丝毫痕迹留下。

    正如老者说的,他们早已将流云空间的物质研究透彻,这些人,也属于物质的一种,让他们消失,不难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大地震颤,地底,流云般的力量沸腾,想要靠近老者与子静,却怎么也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不久后,子静来到了阶梯下,还是鲜花盛开,欢声笑语,而刚刚,她还面临尸山血海,看到了一双双绝望死寂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让你受惊了”,悦耳的声音传下。

    子静跪伏在地,“不敢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,流云那样的强者就这么跪在你眼前,你,会怎么想?”。

    子静一怔,流云,跪伏?

    她沉默着,低着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完美女子也没有催,很安静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,子静才开口,“会有这么一天吗?”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谁,跪在你面前呢?“。

    子静咽了咽口水,深深低下头,“小人,明白了”。

    “去太一时空吧,见见玄七,他表现得不错,无论是虚神文明还是遗失族文明,他都很有天分”。

    子静道,“是”。

    在子静离开后,一道声音响起,“为什么让她见玄七?玄七已经属于虚神时空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不断地刺激,生与死的历练,已经让她燃起野心,野心大了容易失控,玄七,就是可以控制她的那根线”。

    “玄七能做到?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,玄七也足够优秀,不是吗?或许,我们还可以帮帮玄七,让他更优秀,优秀到配得上子静,或许他可以成为我们分析虚神时空的平台”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”。

    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aywenxue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aywenxue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