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帝临鸿蒙》正文 第三千两百七十六章 千秋永寂,唤吾真躯

    一滴血,自天穹之外袭来,穿越无尽时空,横渡茫茫混沌鸿蒙,自无尽的遥远之地,自一处不知名的神秘所在,带着无尽的灰色雾气,以及破灭气朝着鸿蒙世界穿梭而来。

    它的速度极快,超越了世人的认识,它的出现,就像是一阵可怕的鸿蒙风暴,吹动了千古明湖,搅动了万古明波,其所过之处,风起云涌,诸般沸腾,血滴所过之处,到处都是大破灭之景,到处都是毁灭雾与破灭光,如同混沌炸裂,宛如鸿蒙崩灭,那场面很是壮观,同时,也无比的可怕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场景,都是发生在天外的,眼下,在场的诸位修者之中,几乎都是看不到,都是看不到天穹之外的这些景象,不过,那道九彩之色的光团之色所浮现出的的眼睛,却是可以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之中,闪烁着绚烂的九彩这个,如同两道黑暗之中的明灯,如同两道万古长虹,破妄诸般,仿佛一眼可看穿千秋万世,仿佛一眸可望穿混沌虚无。

    “这是···”那道九彩之色的光团之中,倏然传来了声音,语气中透着些许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突兀的,就在这时,随着一声惊天的巨响出来,紧随其后,整片浩瀚无尽的天穹倏然震了下,接着,惊人的一幕出现,整片浩瀚的天穹在震动了一下之后,竟然如同玻璃一样,轰然破碎了开来。

    这次的破碎,并不是局部的破碎,并不是那一部分的天穹破碎,而是···整片天穹。

    一夕间,漫天都是飞舞的碎片,零零散散,大小不一,每一片碎片之中都蕴含着大道碎片,每一片碎片之中都蕴含着本源的规则与奥义。

    “嗯?这···这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这是发生什么?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一瞬间,原本平静的鸿蒙世界之中,顿时沸腾了起来,到处都是惊慌的声音,这是鸿蒙世界一方的修者发出的声音,他们很是慌乱,心中极度的不安,眼前所发生的异变,太过惊人,让他都是感受了一种末日降临了感觉,刚刚的那一瞬间,他们都是真切的感受了天塌了的惊悚之感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蓦然,就在这一刻,就在各方的修者惊惧不安的时候那异变再起,天外,一股黑色的狂风袭来,风中伴随浓郁的灰雾,如混沌魔海决堤,又如寂灭祖河倒流,携着无尽的寂灭气,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就在那股黑色的雾气冲入鸿蒙世界的那一刻,一瞬间,诸天震动,星宇具颤,万千规则神序与大道神链,纷纷显化而出,继而又纷纷蹦灭、破碎,此外,更有流年的光影在崩灭,亦有时光在断流,至于空间,时空等,更是不用说,早在第一时间,便的破灭了,到处都是大破灭。

    这些可怕的场景,都是因为,那股灰色的雾气引起的,或者说是因为灰雾之中的那滴血液引起的,一滴血的出现,引起诸天的破灭,一滴血压的整方宇宙震颤连连,仿佛,就是整个宇宙,都承受不住那一滴血液一般,仿佛随时都会崩灭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来了!”

    与在场的诸方鸿蒙世界一方的修者不同,看到那些灰色的雾气之后,不远处的那个神秘的男子,却是满心的激动与开心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突兀的,就在这一刻,就在那个神秘男子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,远处的那股灰色的雾气倏然消散了开来,紧随其后,一滴灰色的血液飞出,如同一道灰色的极光,瞬息而至,冲入了那位神秘的男子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是···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一滴血液?刚刚那是血滴?”

    “是,是血液。那是一滴···血色的血液!”

    “一滴血?你们的意思是刚刚···刚刚的那些异变都是一滴血引起的,一滴血···居然能够引发如此可怕的轰动?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四周惊呼声四起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那道九彩之色的光团,很是平静,它···就静静的悬浮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此刻,之前的那双神秘的眼睛,也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那滴灰色血液的出现,他全程看在了眼里,不过,它很是淡然,丝毫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!”

    那滴灰色的血液,融合到那位神秘的男子体内之后,那里,也就是那位神秘男子的四周,瞬间腾起了一股浓郁的灰雾,遮住了他的身形,让人看不见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些灰色的雾气存在的时间,并不久,前前后后,大概也就几秒的时间而已,便是消散了开来,再次显露出了那位神秘的男子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倏然,就在这时,就在灰雾尽散的那一刻,那位神色的男子倏然睁开了眼睛,随后,他立刻开口了,双目紧盯着那道九彩光团,傲慢的道“哼,现在如何?现在···你还敢扬言要覆灭朕吗?”

    那道九彩之色的光团,沉默了几秒,淡淡的道“朕就说嘛,一副遗蜕而已,哪里来的自信,哪里来的勇气,敢来这里猖狂,敢说之前的那番狂言,不曾想,原来这才是你的依仗。”

    “哼,现在才知道,难道不觉得已经太晚了吗?”那位神秘的男子出言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并不觉得,因为,在朕看来,如今的你,和之前的你,其实···并无多大的区别。”那道九彩之色的光团之上传来声音,蓦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区别?好,既然如此,那朕,便让你见识下,到底是不是没有区别。”那位神秘的男子怒喝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瞬间动了,一步迈出,带着无尽的灰色狂流,瞬间冲到了那道九彩光团之前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道九彩之色的光团出手,化为一道九彩之色的大手迎击,挥手间,亿万华光汇聚,无尽的九彩光催璀璨诸方,如同一夕间,有十万轮九彩天日同时绽放神辉一般,无比的绚烂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那位神秘的身影与那只九彩之色的大手交手,场面极为的壮观,破灭光亿万光,很快,大概十几息之后,随着一声巨响声传来,双方的胜负意分,因为,就在刚刚,随着巨响声的传来,一道狼狈的身影横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正是那位神秘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那道神秘的男子倒飞出去的那一刻,一道九彩之色的掌影倏然袭来,穿越了时空,超越了时光瞬息而至,一掌打下,狠狠地击在了那位神秘男子之上,直接将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击之后,那位男子一直在空中横飞了上千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你···怎么会?你不过是一缕幽念而已,为何会如此的强?”稳住身形之后,那位神秘的男子立刻大吼了起来,此刻的他,心中是又惊又怒,他也太震惊了,本以为有了一滴血液之后,自己的战力,必定可以稳胜对方,然而谁曾想,最终居然是这样的结果,最终自己竟然依旧是惨败收场。

    “朕,早就说过了,如今的你,和之前的你,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你自己不信而已。”那道九彩之色的大手之上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朕不信,朕不信!朕不信,竟然不如你这区区一缕幽念!”那位神秘的男子大吼,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那位神秘的男子立刻动了,立刻再次朝着那道九彩之色的大手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不过,结果一如之前一般,他刚刚冲来不久,便是再次被拍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,就这样,那位男子一连数次之后,他终于是相信了,或者说妥协了,残酷的现实,向他证明,如今的他,依旧是不敌。

    此刻,那位神秘的男子,正是盯着那只九彩的大手,目光幽幽,满目的不甘与无奈,片刻后,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,他开口了,冷漠的道“想不到,真的是想不到,想不到,区区一缕幽念而已,居然有如此神威,你···真不愧是他,不过,也就如此了,本以为,朕应该是用不到,但是现在看来,还真的非用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语气,你···似乎是还有底牌?”那只九彩之色的大手之上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哼,不然呢?不然,你以为朕此番,如何会轻易的降临此间,若是足够的底气,朕何苦来此?”那位神秘的男子冷喝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随着一阵乌光闪过,一道灰色的光团自那位男子体内飞了出来,细细看去,那是一滴血,正是之前那滴自天外冲来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千秋永寂,以血为引,唤吾真躯!”那位神秘的男子大吼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声音的落下,异变突起,一夕间,那道灰色的血液,倏然崩灭了开来,化为了一团的灰色的雾气,随后,雾气散开,一道虚幻的身影倏然自雾气中出现,身上带着混沌气,带着时光飞雨,一步迈步,瞬间融入了下方的那位男子体内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在那道虚幻的身影入体的那一刻,那位男子的身上倏然爆发出一股浓郁的乌光,与此同时,更有一股绝压千秋万古的气息爆发,席卷千古诸天,此外,也就是这一刻,男子的周身上下,更是出现了许多可怕的异象,四周异象浮沉,全都是破灭的异象,宇界凋零,化为尘埃,破天破地破乾坤;大世幻灭,界海沉浮,残天残地残人间,处处都是湮灭之景。

    “这是···真身···”那道九彩大手之上传来声音,说完,大手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道虚幻的身影,一道九彩之色的男子虚影。

    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sxhaohao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sxhaohao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