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181章 何必那么客气?

    从夜归辰轰开逍遥观山门那一刻起,已然气势全开,不再继续压制体内灵力。

    九天之上风云涌动,天道瞬间感应到下方的气机,催动黑云开始汇聚,眼看要不了多久,便要降下灭世雷劫。

    其实,夜归辰轰开山门时的动静并不小,掌教甄风流与另几名长老岂会没有发现?

    只不过,前者见来人只有洞虚境巅峰修为,仅以神识一扫就不再关注;而其他长老自忖实力不够,哪敢出来,只能躲着看热闹。

    这一刻,逍遥观所有高层各有心思,竟没人注意到苍穹之上风起云涌,即将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他们绞尽脑汁,也摸不准突然出现的少年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虽说甄风流等人行那泯灭人性之事,却也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,平常极为小心,对有背景的人从不招惹,以至于没人想到是仇家上门。

    莫非来了一个疯子?

    “小畜生休要猖狂,敢挑衅我逍遥观,老夫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!”

    最先冲出那名老者便是大长老殷贤,他本在厢房内修行“快活功法”,陡然听闻一声惊天爆鸣,出来一看,居然是个少年前来捣乱,顿时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身灵力鼓荡,右掌缓缓抬起,朝着下方用力一按,一只硕大无朋的掌印便凝聚而出,携着磅礴的威压朝夜归辰拍落。

    或许在他看来,一掌之威,足以将少年碾成一滩血肉。

    “就这?”

    夜归辰目露鄙夷,右手一震,一道璀璨的剑光当空划出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

    在一众弟子心惊胆颤的目光下,剑光以摧枯拉朽之势击碎掌印,半空中传来一声轻咦,几滴鲜血当空洒落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殷贤怔怔地望着染满鲜血的手掌,难以置信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啊,大长老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是怪物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,那时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一大片黑云,好像还在酝酿非常可怕的威压?”

    “有点像是劫云,快逃!”

    众弟子本想看半空中的大长老显威,哪知高空那愈加浓郁的黑云是那样醒目,顿时让他们亡魂皆冒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吼了一声,全宗弟子纷纷使出吃奶的力气,如同丧家之犬疯狂逃窜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殷贤这才意识到不对劲,抬头望去,只见苍穹深处的黑云已有无数电弧在游走,赫然是天劫降临的前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你大爷的!”

    殷贤欲哭无泪,一时间心里有点纠结,如果立即逃走,应该大有希望避过天劫,但很可能会失去他好不容易攀上的大长老之位。

    但不逃走吧,对他一个天赋普通的武修而言,拿什么底气去对抗天劫?

    略作犹豫,他还是觉得自己的老命要紧,大不了以后再立个山头,弄个不入流的小宗门,照样可以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殷贤都懒得通知掌教与其他长老,也顾不上去找夜归辰泄愤,竭力催动身法就要遁走。

    “剑气长河!”

    夜归辰携着无尽愤怒而来,岂会让殷贤如愿,在老家伙犹豫的当口,长剑陡然御动,一股浩荡的气势席卷天地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一蓬曜日般的剑光闪耀,在无形剑气汇聚下,一条数十丈长的河流凝聚而出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沛然莫御的威压弥漫当空,无数土石化为齑粉,而那条由无尽剑光所化的长河中,一道可怕的剑芒划破天地,以追风逐月之速斩向了殷贤。

    殷大长老本在仓皇逃命,根本无法全力迎战,匆忙中祭出一柄大刀抵挡。

    “噹……啊!”

    一声伴随着惨叫的爆鸣传荡中,殷贤只觉一股无法想象的巨力顺着刀柄猛灌而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下一刹那,殷大长老虎口炸裂,长刀脱手,右肩至左腹处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,身受重创从半空跌落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……嗯?”

    忽然,爆喝声自里许外一座大殿响起,一名衣衫如雪的中年男子从内冲出。

    来人自然是逍遥观掌教甄风流,他一直以神识观察殷贤,本以为天玄境长老出动,翻手间就能镇压前来捣乱的小子。

    岂知才过去片刻时间,被他寄予厚望的大长老居然受伤了?

    甄大掌教直觉那名少年有问题,但他刚刚现身半空,立刻感受到一股滔天威压,让他这位天玄境四阶的强者都感到心悸,不由自主侧目往上一看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天劫!”

    仅此一眼,就让甄大掌教面色巨变,再不复他平时的风流潇洒,浑身冷汗淋漓,心胆俱寒。

    甄风流突然生出一头撞死的冲动,堂堂二流宗门掌教现身,尚未来得及展露一番威风,九天之上便掀起了惊天狂澜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咔嚓!”

    陡然一声惊雷划破苍穹,一道儿臂粗细的紫色雷霆撕裂长空,绽放出震撼灵魂的威压从天而降,狠狠朝夜归辰头顶劈落。

    不对,何止是一道劫雷?

    两道……三道……起码数百道之多。

    其中最为粗大,威力最强的劫雷,当然是劈向了傻眼屹立半空的甄大掌教。

    而更多的劫雷只有拇指粗细,袭击对象则是逍遥观尚未逃离的众弟子和长老。

    “老子造了什么孽啊?”

    甄风流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,浑然没整明白怎么回事,只觉老天和他开了个荒唐的玩笑。

    眼见劫雷劈落,甄大掌教慌忙中祭出一柄气息恐怖的长剑,催动一身修为抵御的同时,还不忘朝山门外逃离。

    那仅是他潜意识的行为,身为天玄境四阶的强者,哪会不清楚天劫笼罩范围下众生平等,谁也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“甄大掌教,在下对你仰慕已久,为何刚刚见面就急着离去?”

    夜归辰脚踩摘星步踏出,翻手一拍,澎湃的掌风搅动虚空,磅礴的波动霎时爆发开来,径直往半空中的甄风流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早有过渡劫的经历,凭借强悍到变态的肉身,前几道劫雷完全可以无视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只要本掌教今日不死,必会让你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甄风流回头朝夜归辰咬牙切齿地怒骂一声,旋即灵力暴涌,挥动长剑朝降临头顶的劫雷挡去。

    “甄掌教何必那么客气,不如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!”

    夜归辰嘿嘿阴笑,长剑圈转,一团曜日般的华光升腾而起,他猛地施展出“剑主天地”,斜斜斩向甄风流双腿。

    摆明了要与天劫来个上下夹击,生怕甄风流死得不够快。

    “嗤啦……”

    剑鸣声与闷雷一同咆哮,化作一道长虹直冲九霄,宛若要劈开这方天地,镇压苍穹。

    夜归辰的目光却落在了甄风流手心的长剑上,那可是真正的的地品宝器! 记住本站网址,Www.aywenxue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aywenxue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