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六章 黄金榜

    人群哄抢过去,张白见没人注意自己,趁势便关上了大门,上了门栓。

    等那些人抢完了银币,回头见大门早已关上没热闹看了,终于喜洋洋一哄而散。大门后张白透了口气,摇了摇头,“这帮没事人,真是麻烦!”

    其实通过透明神识,张白一直紧盯着后院。这里一共八个侍卫,正在专心地做事,根本没发现前院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八个侍卫正在一边挖坑,一边往地里埋一种符箓。

    张白不敢让神识凑得太近,偷偷来到后院,叫出小黑,把几个人的魂魄一口一个,干脆吸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隔!”小黑又打饱嗝了,果然这几个侍卫与之前的很不同,都有些修为。可惜因为怕惊动周边,被直接吸走了魂魄,要不然也得好好审问一番。

    院子清静了,张白让灵灵和僧会四处看看,各自选个房间住下。他和马哥两人去后院假坟地里,把埋下去的符箓都挖了出来,然后就回到正房,继续审问那些俘虏。

    在月境之术下,那些人很快坦白了。死了的老头李谯是宫中伺候刘禅的老人,现位居黄门令,俸六百石,在内宫中算是个大官。

    而这些侍卫,几乎全员都是血冥教众假扮,并非真的宫中侍卫。

    他们平时躲在李谯的外宅之中,随时等待命令,这些人的修为大多数都是底层的鬼差,本来掩藏不住气息,可他们身上人人贴了可以隐匿修为的符箓,所以张白才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张白拿起这些符箓看了,又对照后院拿来的符箓,见每一张都画得十分精巧,心中颇有几分感悟。早知道符箓有这等功效,自己何必成天穿着方仙道袍呢!

    他又问出了李谯外宅的所在,以及外宅中有多少人员,准备过几天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从俘虏口中他发现,知道李谯这一次行动目的地的鬼差,就只是他带来的这些。其他鬼差并不知晓他们这一次,究竟是去干什么。看来李谯平时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,反倒让自己省心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只要消灭了眼前的危险,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日过午时,小黑打着饱嗝,和灵灵还有小白一起,开始上僧会的午课。四个小家伙一本正经的,看得张白直咋舌,这帮家伙居然也有安静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嗒嗒——嗒嗒”,正门处响起了扣动门环的声音,声音并不大。他们还没请人来当门房,所以一开始没人听到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张白修为最高,第一个发觉,赶紧跑去开门。心里还嘀咕着:“不会又是血冥教吧?这帮家伙真是阴魂不散、遍地都是,看来这成都也不安全。或许该把灵灵和僧会送到英山去,住在岱岳观灵灵肯定高兴,僧会性格好静不好动,应该也不会反对的。”

    开了门,却见外头只有一个寻常小厮,手里捧着一个竹片请柬,原来是诸葛乔又来相请。

    时间是今晚,地点是诸葛丞相府。

    张白忙问那小厮,还请了别人没有。那小厮也闹不清,只说是请的都是亲朋好友,据说是马参军公干回朝,丞相专门为他设的宴席。

    原来是马谡回来了,那么这个请柬估计不是诸葛亮发的,必是诸葛乔。这位伯松兄,真是很帮忙啊!

    他们两个数次相处,如今亲近不少,张白便想着,应该可以找机会打听打听黄袭的下落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掏出一枚银币,给了打赏,那小厮见赏的多,千恩万谢,兴高采烈地回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要赴宴,那就不能去李谯的外宅了。反正也不着急,宅子里面还有不少事情要办呢!张白立刻叫来马哥,对他仔细地讲了各种安排,还让他去找找郑麻子。

    傍晚,张白骑着那匹高头大马,慢悠悠地晃到丞相府门外,见几个仆役正在门口等候。他递上请柬,说明了身份。

    那几个仆役非常客气,哈着腰引路,将张白经由外院带往里面。

    丞相府的朴素,其实是相对而言的,毕竟是丞相府,装饰可以简约,可气派还是在骨子里的。

    这外院,就比张白整个宅子都大。

    院里没有奇花异草,只是一片又一片的茂密竹林,竹子有高有低,有粗有细,有翠绿的也有焦黄的,种得错落有致,丝毫没有单调之感。

    林间的小路曲径通幽,看似简单却隐隐透着奇诡,往往经过一个岔道,走几步偶一回头,原来的道路已经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诸葛亮是精通奇门八卦的,张白心中暗自揣度,这个竹林可能就是个八卦阵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仆役一路引着自己走,原来是怕自己迷路。不过也亏得有人引领,实话说张白确实已经迷路了,虽然,他已经是第三次走这条路了。

    一次是现在,一次是和诸葛乔一起出府的时候,还有一次就是在李谯的梦境中。

    来到大堂,堂上客人还没到齐。即使如此,这时也已然高朋满座,不少都是朝中文武。

    张白一进厅门,就听到有人招呼:“恩培贤弟,这里这里。”

    抬眼一看,正是邓良,还有坐在他身边笑眯眯的诸葛乔。

    这两人是后生晚辈,当然不敢坐在前排,都乖乖落座在主人左手第二排的位置,张白赶紧跟去,挨着他们坐下,三人小声寒暄,不敢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可是张白年龄太小了,出席这样正式的宴会非常扎眼。即便他想低调,还是有人看到了他,诧异之下,便开始指指戳戳、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背后讲闲话?”张白很想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,于是就想着什么时候挑个空,放出透明神识探听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他不敢冒失,因为刚进入大厅时,他就隐隐约约地感到,这里混杂着一股气息。这气息他太熟悉了,是血冥教。

    作为化神境的修士,张白即使并不擅长辨认和查探气息,也不至于完全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些危险。”

    可张白心里并不确定,这危险来自哪里?

    诸葛亮到底是不是猪哥亮,或许今天就可以看个明白,他很可能是个有修为的人,也许这危机感就来自于他?

    可是张白又隐隐地觉得不对,因为这气息不可能从厅外传来,应该就在左近。

    “贤弟,今日此间文武云集,你我在这里混个面熟即可,遇事千万不可强出头啊!”诸葛乔见张白东张西望,怕他年纪小,不小心说错做错,赶紧嘱咐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张白立刻点头称是,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绍先和公节没来吗?” 记住本站网址,Www.aywenxue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aywenxue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