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从姑获鸟开始》正文 第二十一章 须弥幻境?

    说话的居然是个穿病号服,头发凌乱,眼神有些飘忽的青年。

    瘟五。

    “天刀托日,万象归春,都是聚敛财气,丝毫不顾他人死活的霸道风水局。二者针锋相对,西九龙自从有这两栋大楼在,别的地方的商铺生意都越来越萧条。明明只隔一条街,大家宁愿多走几步路,也要到光顾永基和全和两栋大楼的生意。一时间出现怪象,到处鬼楼林立,只有摆下风水局的两栋大楼人流如织。无奈之下,周边许多地皮商铺被低价转让。”

    “可后来,有人低价买入西九龙的地皮,用来做夜市和批发市场,更在两道风水局的旁边盖了五栋廉租公寓,专门租给外地年轻力壮的打工仔,取名明珠大厦。因为明珠大楼毗邻西九龙两栋标志性的建筑,可自己却盖得又丑又矮,于是被当地市民取笑作矮仔楼。可自打明珠大厦建成,整个西九龙区就愈发繁华,尤其露天夜市,几乎每天都人满为患,食肆,戏摊,挂摊,气功杂耍、药店,夜总会。有人粗略算过,几条街的夜市的生意加在一起,一晚上流水帐就超过千万。比当时鲨胆彤和洋杂大王两家还要赚上一些。”

    招待小姐眨了眨眼,这些东西她却从来没听人说起过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将军卸甲,是形容将军回帐,用右手除下头盔的样子。是极为复杂的风水格局。松井爻象师承自九菊一派,和中国风水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他一手设计的全和大楼造型,酷似两把日本军刀托起太阳,但我说是一只三尖枪头直指苍天,也完全说的通。永基大厦被陈郎设计成破壳鸡蛋的造型,可也酷似将军头盔。新盖起五座明珠大厦高矮错落,正如大将五指齐攥,财权在握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将军卸甲,自然不可有将无兵,五栋廉租公寓里住满了血气方刚的年青人,夜市一开,灯火通明,人流如织,宛如得胜归来,众多将士拜将回营。再看这时候的西九龙,暗中有旗、鼓、马、按剑诸砂。更有屯兵之势,楼区林立,层层伏拜于朝案,霸气凌人。”

    瘟乐年纪轻轻,却说得头头是道,游客们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还是假的?我怎么从来没听过有什么将军卸甲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,九龙的夜市真的好火爆。”

    “万象归春,天刀托日,将军卸甲,随便一个单独拿出来,已经是精妙绝伦的风水布局,个中的细节,不说上几天是说不完的,三大名局齐具一堂,不知不觉间已经浑然一体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成了百年未有的奇局,险局。之后二十几年,八十年代许多风水师慕名而来,想一睹三大风水名局斗法的风采,一时成为香港风水界的传奇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津津有味,

    瘟乐说完,走到招待小姐面前,掏出一张卡片:“劳驾,我是来参加陈郎先生的风水宴会的,请问陈先生在几楼?”

    招待小姐低头看了一眼卡片,急忙一指电梯:“八楼右转,宴会还有十分钟开始。会有人会领你去现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先生。”

    招待小姐轻轻鞠躬,有些脸红,但更奇怪这位见识不凡的年轻人为什么穿一身病服,像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可刚才那老先生说,这里的风水局被破了啊。”

    游客当中有人嘀咕。

    才按下电梯的瘟乐闻言一回头,质问说话那人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那人一愣,往天窗方向一指:“刚才那位老,诶,人怎么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才还在。”

    人群惊疑声不断,叮咚一声响,电梯门已然打开。

    瘟乐眼神闪烁了一会儿,才转身走进电梯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什么风水名局……”

    查小刀站在永基大厦的天台边缘,瞳孔中泛起剧烈的黑色涟漪。

    他脚下分明是繁华的商业街,可在查小刀的眼里,却是黑云压城,一杆又一杆旌旗朝天竖立,无数黑色甲胄排山倒海,杀气扑面,自己脚下不是钢筋混凝土,是一颗淌血的黑色龙头。对面两把交叉的日本军刀齐根断裂,十几丈高的半截刀身上还有蛛网般的裂纹,天色无光,遍地焦土,一片愁云惨雾。

    查小刀吸了一口烟,含糊地咕哝:“这分明就是须弥幻境!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须弥幻境。”

    杨峥和他并肩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风水上的事,你跟我都不懂,须弥幻境,别人倒是拉我进几次,可我手里还真没这玩意儿。我听人说起过,你有一道名叫千古传记的须弥幻境,所以我才找了你们两个,才有把握去和陈朗打赌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一指脚下翻涌的旌旗:“要不兴土木,不沾血光,破人家的风水局,这牛皮我是吹出去了,可我总不能把人家大楼拆了来破局,然后强按着他承认,我的风水造诣远胜过他吧?要是动武能解决,我当然自己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也没折。”

    貘站在查小刀的左手边,愁的直挠头:“那两把日本刀够凶了,我之前是机缘巧合,拿到过一道名叫蜃楼的须弥幻境,前天已经被那两把日本刀砍回原型,几乎不能用了。兄弟,这次得你打头阵了。”

    他油腻的大手不住拍打查小刀的肩膀。

    杨峥瞥了他一眼,没再强迫他。貘的资历很高,甚至比他还有早五六年进阎浮,几乎快和骄虫平辈,赵剑中对他也青眼有加,这次破格叫他列入三席就是明证,可无论怎么看,貘也实在不求上进,过往表现出的实力,也只在阎昭会的中下游。

    “我尽量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风水师毕生所学,不过堪舆和命理,但绝大多数的风水师,只在堪舆学上有所成就,真愿意花功夫钻研命理的人极少。因为无论风水师傅如何舌绽莲花,人命可知不可改,一个人的命格,出生时就已经注定,精研命理者就算有通天手段,也不能换天改命,但堪舆风水,却能通过墓葬的方式,使一家一姓的后人出生就是大富大贵的命格,要过几十年,上百年。风水易位以后,大富大贵加持的命格才失效。可这姓杨的商人实在邪门,他一不摆局,二不作法,红口白牙说要破我的风水,没过几天,永基大厦的风水局,就好像过了几十年似的,阴气淤积于乾位,火丁入穴,龙头被斩。这是一生从未遇到过的诡事。

    陈朗是个蒜头鼻子小眼睛的老头,过去风趣幽默,一把年纪还很有女人缘,不久之前还和某位当红女星传出过绯闻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却眼袋深重,眼里布满血丝,任谁也看得出来,他遇到了不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开运会这次实在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,恳请各位施以援手。”

    瘟乐坐在角落一桌酒席最靠里的位置,除了偶尔掐两颗盘子上的葡萄吃以外一语不发。来之前薛文海就交待过他,千万不要和三奇贵人发生直面冲突,但一定要试探出他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什么事严重到这个地步?就算你和对方打了赌,现在是法治社会,他还能要你的命么?你们到底下了什么赌注?”

    一位从江西来的杨派风水师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陈郎连连作揖:“齐师傅,不是我陈某人藏私,只是赌注内容我和对方约定绝不向外透露,还请各位不要再追问了。”

    他向自己的女助手使了个眼色,助手会意,从托盘下面拿出几十个厚鼓鼓的红包,挨个儿发给在场的风水师傅,尤其弯腰时职业上装露出一点乳沟,更叫人神魂荡飏。

    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,大伙的追问也讪讪作罢。正八经儿的研究起风水局来。

    可研究了几个小时,也没什么起色,这些人七嘴八舌,什么二十八宿论拨砂,三关长生定吉凶,八宅风水,金关玉锁说得非常热闹,可出的主意大多要大刀阔斧地装修,花费无算不说,以陈郎的眼光看,也未必管用。

    或是奇谈怪论,什么办一场庙会法事,请一尊三丈高的关二爷神像驱邪避凶,还有人信誓旦旦,杨姓商人用的是东南亚的邪术,要用黑狗血来破。

    别说陈郎,就连瘟乐也实在听不下去,忍不住开口道:“说到底,堪舆和命理是风水师傅的两条腿,缺了哪一条都不行,如果当初这栋大楼的主任,不是周裕彤先生这位德秀贵人,陈会长也点不出吉龙吸水,风生万物的风水局。将军卸甲本来就是奇局,如果有命格相辅相弼的贵人坐镇,威力自然再上一个台阶。如今既然遇到了麻烦,当然还要请命格够贵重的贵人来帮忙。” 记住本站网址,Www.sxhaohao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sxhaohao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