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十一 睡前故事

    咏水说道“黑噩梦留下活口,通常是为了威慑其余猎物。”他的声音仍然冷静,消除人心中的不安。

    那座桥看似岑静古朴,却透着一股地狱般的邪气。我刹那间想到,或许这狭窄细长、扭曲古怪的桥上,曾发生过惨绝人寰的悲剧。

    咏水取出猎枪,说“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黑噩梦在异空间的家,却像是一个胆小的孩子想象出的避难所,他逃避现实的林间小屋。

    可他已无法逃脱,除非他放弃家园,避而不战,否则只有与我们死斗。

    咏水低声祈祷,走向那棚屋,他变化狼形,那是一只银白色的、魁梧而英伟的狼人,一双银白的眼睛流露出超越人类的智慧。

    他掀起帘布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试着斩断索莱丝长发变成的茧,但没用,这茧十分坚固,连灼热的雷剑也没用。

    我敲着茧壳喊道“索莱丝!索莱丝!我随时能带你们走!你们没事了!”

    忽然间,此地背景剧变,像是舞台剧在一瞬间更换了道具家具。我见到温馨的烛光,照亮着四壁,这里是那棚屋,棚屋中有乱七八糟的玩具和藏品——娃娃、香烟盒、广告牌、徽章和漫画书。

    我们似乎一下子变小了,成了幼小的孩子,所以这矮小的棚屋不再矮小。

    利文喊道“这他妈的是”

    苔丝“幻术!是幻术!他绝不是我们的同类!狼人怎么会使用幻术?”

    我感到缭乱的波动惊扰着疯网,这里是梦,梦境的集合,梦境的海洋,黑噩梦混乱的思绪吞噬了一切。

    咏水说“不错,他不是狼人!从没有狼人会使用幻术。”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幻术的问题,我们把黑噩梦想的太简单了,他是梦海中的怪物,他的脑海是疯网的邻居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他是噩梦。

    我看见有三个孩子走入棚屋,他们面黄肌瘦,病怏怏的,穿着肮脏的衣服,还有个孩子似乎挨了鞭子,身上有血。

    他们找地方坐下,拿着一些自己最喜欢的玩具,有的拿洋娃娃,有的拿小卡车,最后一个——那个被体罚的孩子——犹豫了一下,拿了个残破的狼犬玩偶。

    咏水淡然说“不要惊慌,这是幻觉,无论出现什么,心灵都不可受其惊扰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女孩说“我们继续玩狼人游戏吧。”

    第二个男孩说“可千万不要被教官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望向那个受伤男孩,说“杂黑毛,你最要小心,因为你最容易闯祸,也最容易受罚,下次教官用鞭子抽你,你可不能一下子把什么都说出来,听见了吗?不然以后我们不罩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杂黑毛恐惧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开始说故事,说一个快乐而曲折,结局美好的故事,根据他们的规则,如果故事说得好,说的让人开心,狼人就不会突然闯入屋子,把他们吃了。

    女孩儿说“从前有个小女孩儿,她爱吃糖果,那是用巧克力和草莓混在一起弄成的最美最好吃的糖果,可是丛林中有个坏巫婆,她住在一个糖果屋里,用这糖果屋诱骗旁边村子的小孩找她的家,如果他们遇到了她”

    她慢条斯理地讲,时不时补充细节,发挥想象,第二个男孩不耐烦起来,催促道“你快点说,不然狼人要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嘻嘻笑道“那你们说,我的故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两个男孩齐声说好。

    于是女孩儿继续,又花了十分钟把故事说完。第二个男孩儿迫不及待地开始将他的故事,他也尽量拖延,把自己的故事说的又臭又长。也许对这些孩子来说,把自己的故事说的越好,那个狼人就越会远离他们。

    黑杂毛的脸色难看,是又害怕又急躁的表情,偶然间,在怯懦与恐惧的夹缝中,能见到一丝凶狠的戾气。

    终于,第二个男孩儿故事告终。他们望向黑杂毛,黑杂毛立即结结巴巴地说起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突然间,屋外响起男人的声音,十分粗豪难听,气急败坏“那三个小东西就在这附近。”

    另外的男人“他们是奈法雷姆,弥足珍贵,你们是怎么看看管的?”

    粗鄙男人“可西蒙·玛古斯并没给我多少钱,我连雇警卫的钱都不够”

    女孩儿紧张地说“不好,是教官他们!教官他们来啦!”

    第二个男孩说“我们快走,决不能让他们发现这棚屋!”

    黑杂毛吓得发抖,嚷道“可我的故事还没说完!”

    另两人喊道“谁让你说的这么慢?来不及了,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黑杂毛说“可狼人”

    另两人拉着黑杂毛,从棚屋的另一侧溜出,黑杂毛甩脱他们的手,倔强地缩在草丛里,低声念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女孩儿跺脚道“唉!你这狗屁不通的笨蛋!不管你!我们走!”

    男孩儿和女孩儿迅速逃离,黑杂毛双手抱着自己,想跟着前两人,可想了想,躲在草丛里,低声述说着。

    他看着搜寻者走过,松了口气,可又迷了路,他走过低谷,走过高坡,向上向下,绕了很久,当他饥肠辘辘、精疲力竭时,他终于回到了棚屋。

    他走入棚屋,棚屋中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正在蠕动,他很害怕,却伸长脑袋去看,那是一只活生生的小狼狗,它正在吃一只老鼠,那老鼠支离破碎,血流满地。

    黑杂毛走向那小狼狗,小狼狗并没有跑,而是摇着尾巴,迎向了黑杂毛。

    当他们相遇的一刹那,景物飞逝重塑,黑杂毛已成了个十八岁左右的年轻人,他有些弯腰驼背,身材高壮,样貌并不出众。那个小男孩和小女孩也长大了,男孩英俊而坚毅,女孩儿美丽而甜美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女孩儿长得很像马丁和卡拉。

    在他们面前站着的,是西蒙·玛古斯。

    西蒙微笑道“恭喜你们,三位天赋卓绝的年轻人,你们已经通过了恶魔之女的试炼,无论从精神上,还是知识上,又或是法力上,你们的成绩都着实喜人,现在,请接受来自总部的祝福,领取你们的法器。”

    一只黑色的狼犬绕着黑杂毛跑,它跑到西蒙·玛古斯身边,直起身子,咬住那“法器”,转交给黑杂毛。

    西蒙对它根本不看一眼,在场另外的人也都似乎没看见它。

    黑杂毛打开法器的包装纸,里面是一根锁链,当他的法力灌注到锁链上时,锁链活了,开始扭动。

    男孩儿拿着一副扑克牌法器,和女孩儿在说悄悄话,女孩儿手上拿的是塔罗牌,他们像是很喜欢自己的法器,笑容满面,不住微笑。

    黑杂毛不动声色,他让黑色狼犬靠近男孩儿和女孩儿,这才听见他们交谈些什么。

    男孩儿“玫因,你看,黑杂毛拿到的像不像一根狗链?”

    女孩儿发出柔媚的笑声,说“特威特,你真是的,人家是链条好不好,说不定能召唤很强的恶魔呢。”

    他们越贴越近,直至西蒙喊道“玫因、特威特,你们安静一些,如果你们能像多拉肯那样稳重,定能发挥出更多潜力。”

    男孩儿女孩儿齐声说“是的,教官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“这个玫因和我的两个孩子长得太像了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难道她就是卡拉、马丁的母亲?西蒙·玛古斯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?”

    父亲呢?会不会是特威特?我仔细看特威特的脸,也颇有几分神似。他会不会就是卡拉要我找的失踪的父亲?

    场景又一次更替。

    特威特抱着怀有身孕的玫因,脚下踩着个滑板,那滑板喷射火焰,令他快如轿车,他迅速而灵巧地在育儿园前停下,几乎声嘶力竭地喊道“多拉肯!多拉肯!救救我们!救救我们!我们走投无路了。”

    多拉肯开门走出,乍看之下,像是雨果笔下的钟楼怪人一般,他面无表情地说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特威特说“玫因她她被西蒙·玛古斯害了,她我们的孩子,险些被玛古斯献祭,这个魔鬼,他是个疯狂的魔鬼!我带着她,好不容易才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多拉肯让他们进屋,现如今,这育儿园已经人去楼空,成年了黑杂毛的隐居之地,在窗外,一只身高两米的黑色狼犬缓缓踱步,它体型宛如驼鹿,口中仍在淌血,它刚刚吃过猎物。

    特威特没见到这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多拉肯升起壁炉中的火,问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特威特擦拭着玫因身上的汗,说道“我和玫因结婚了,她怀上了我的我的孩子,她快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多拉肯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特威特咬牙道“西蒙·玛古斯,他绑架了玫因,将她关在魔法阵中,我不知道他要对孩子做什么!可我耗尽了我所有的法力,破坏了那法阵,将玫因救到了这儿。我我不行了,多拉肯,我用力过度,我破坏了我的魔法脉络,从此以后,恐怕无法再保护玫因。”

    门外那只巨犬嗅了嗅,示意多拉肯另有追兵到来。多拉肯摇了摇头,他站起身,走到一旁的冰柜中,取出两个冰封的肉骨头,放到火上烤。

    特威特神色感激,可突然间,他意识到那骨头是人体上的,他惨叫道“那那是”

    多拉肯冷静地说“是这儿的教官。”

    ranjzhiyu

    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sxhaohao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sxhaohao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