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0161 剃毛

    “我回来看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轻雪和细雨的坟茔被修整的很好,坐在两座墓碑之间,抚摸着墓碑上红色的字迹,往事如潮水一般涌来。

    怀中,那颗由浪翻云凝聚出来的精神之珠仿佛感应到了燕飞的情感,不自觉地散发出一阵阵精神波动,与燕飞的精神相连,周身不禁涌现出了当年一点一滴的美好瞬间。

    类似放大器与显示器的作用,增幅情绪的力量,演化记忆中的美好,心神沉浸,仿佛回到了当年。

    “记忆虽好,可也只是记忆罢了!”一个轮回之后又是重演一遍,一遍又一遍,燕飞一声轻叹,从精神之珠营造的意境中脱离。

    就算再美好,可虚幻的始终也只是虚幻而已!

    “道生万物,或许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复活所有的人?”看着手中的精神之珠,燕飞突然轻声自语。

    炼精化气、炼气化神、炼神返虚、炼虚合道!

    四大境界,达到终极之后未必没有复活的希望!

    在移花宫陪轻雪、细雨待了一天,然后燕飞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怜星的陪伴下去找燕南天。

    虽然燕飞觉得以燕南天的剑法应该还是能够做到自保的,可《嫁衣神功》接近圆满的邀月真的很恐怖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

    “主人,找到姐姐后您能不能从轻发落?”路上,一身宫装雍容华贵的怜星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轻发落?”

    看着有些小紧张的怜星,燕飞轻笑,“谈何发落?邀月要杀人,无论对错,那都是她的事,与本座何关?至于那枚玉佩,百多年过去,星移物换,如今的移花宫早已不是当年的存在,你们不听我的又有什么不对的?”

    别说人了,此次回移花宫燕飞发现就连宫里的建筑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里里外外,除了轻雪和细雨的两座坟,他找不到一点熟悉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移花宫永远都是主人的奴婢!”微微摇头,怜星郑重道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认真的怜星,燕飞轻笑,并不争辩。

    “怜星,你的《混元真气》已经练到第八重了吧?”燕飞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已经在第八重境界多年,可却始终无法更进一步,还请主人指点。”怜星连忙抓住机会问道。

    “《混元真气》源自《先天功》,经过本座改版,虽然降低了修炼难度,提升了修炼速度,可在真气的纯度上却有所欠缺。”燕飞淡淡道,“混元,混沌归元,初期万物混沌,一切皆能化为己用,海纳百川,对能量的利用率极高,所以修炼速度极快,再加上能量种类混沌多样,攻击力在各方面都很高,可当积累到一定程度后,便需要归元了。

    归元便是将混沌中混杂的各色能量彻底提纯,然后反本溯源,真正归于混沌朦胧的一片,也就是先天真气!”

    当年创造功法的时候,燕飞的境界不高,关于后面的归元之法只有聊聊数笔预想,这些年来得以补全,如今遇到怜星,正好教给她。

    听着燕飞一字一字地念着归元之法,怜星面带喜悦感谢,“多谢主人赐功!”

    “这是较为正统的归元之法,稳重不过时间长,还有另外一种归元之法,双修,若是你日后遇到了喜欢的男人,阴阳双修,不但能快速提纯真气,更能让双方都获得诺大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笑了笑,在怜星面红耳赤之中,燕飞又传给了她一种归元之法。

    虽为一宫之主,虽然威严华贵,可说到底也都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对于双修这种事,羞涩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其实邀月又何尝不是,她根本不懂爱情,或者说,不懂如何表达自己的爱意,否则,江枫未必会喜欢上花月奴。

    赶了三天三夜的路,终于,在江南月溪镇,燕飞追上了邀月。

    来的很巧,到来之时,邀月正和燕南天大战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怜星想要立刻叫邀月停手,却被燕飞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《嫁衣神功》真气浩瀚霸道,所过之处,摧枯拉朽,燕南天肉身强悍,强大的力量让他的剑法同样霸道且更添细腻,然而毕竟年轻,功力还浅,在邀月面前始终还是差上一筹。

    连连后退,剑招虽然未乱,可却也无法更进一步,完全是被邀月压着打。

    “重压之下,或有突破,虽然危险,可对于燕南天来说未尝不是个机会。”怜星疑惑的目光中,燕飞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十年杀一牛,燕南天的剑招以及剑气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,想要突破,若非数十年的厚积薄发便需要外在强大压力的挤压。

    当然,偶然顿悟也是可以的,只是那种情况实在是特例,不足为据。

    “燕南天,你剑法不错,就这么死了可惜,交出那两个小杂种,本宫饶你一命!”一声红衣,眉心一朵梅花,高贵冷艳的邀月冷声道。

    虽然性格霸道的蛮横,可燕南天毕竟出示了玉牌,邀月终归是有顾忌的。

    “妖女人,你逼死我兄弟夫妇,更连无辜幼儿都不放过,今日燕某就要杀你为我兄弟报仇!”手中铁剑横空,斩碎邀月花瓣之雨,燕南天昂首挺胸,寸步不让,对自己如今所处的劣势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狭长的双眸微眯,邀月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,“既然你这么想死,那就别怪本宫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整个人瞬间爆发出狂暴的气场,掀起狂风,卷动房屋,真气化作朵朵桃花,组成花海,席卷燕南天。

    “剃毛!”

    面对邀月美轮美奂的无数攻击,燕南天只吐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邀月的花海是范围数量攻击,面对这样的攻击,燕南天选择用剃牛毛的手法应对。

    你的花再多还能有牛毛细密繁杂,多不胜数吗?

    刹那间,铁剑剑光霍霍,围绕周身萦绕出无数的剑气,剑气向四面八方斩去,虽然数量多,可却没有丝毫的杂乱,甚至控制精细,每一缕剑气都恰恰将花瓣斩碎。

    既不虚弱导致花瓣无法斩开,更不过强浪费剑气。

    “好剑,只是,这还不够!”燕南天漫天剑光简单直接,朴素淡然,可却也点到即止,这种张弛有度的控制力让邀月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剑法,不愧为天下第一剑!

    当然,虽然赞赏,可却不耽误她的杀心。

    意念微动,花海变形,变成了花阵。

    阵法相连,将燕南天困在其中,花瓣旋转,卸力的同时,吸收着燕南天的真气与剑气。

    《嫁衣神功》的强大就在于可以吸收炼化敌人的功力以及蕴含真气的各种招式,如今邀月更是巧妙地以花海布阵,这种吸收炼化之力更是强了数倍。

    一瞬间,燕南天发现牛毛滑不留手,无法贴根斩断。

    而且,一股股狂暴的吸力从四面八方笼罩,他感觉自身的真气乃至气血都有些不受控制,仿佛要从身体中喷涌而出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sxhaohao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sxhaohao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