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超凡药尊》正文 第2400章 传承魔泪

    “我叫胡天明,我大哥叫胡德习,我和我大哥原本都是烟雨楼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自称为胡天明的少年回答道,“不过,这一次出来,因为违反了宗门的规定,所以,就被逐出了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我们,也不能算是烟雨楼的修士了,只能算是散修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少年摇了摇头,道,“具体是什么地方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这儿应该也是属于葬龙渊。”

    “而前面是被谁轰塌的,我们也确实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猜测着,应该是魔域的人干的,而他们现在在哪儿,我到是知道,只是,我们现在根本不敢过去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刘浩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问道,“魔域?哪个魔域?”

    原本,刘浩问他们,这儿是谁轰塌的,就是想知道龙族那几位长老的具体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就葬龙渊此地的地型来说,等闲之人根本就无法轰塌。

    除非是龙族那几位长老才有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会问那些人在哪儿。

    但,让他没想到的是,眼前的胡天明居然告诉自己,轰塌这儿的人,居然是魔域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魔域到底又什么地方冒出来的?

    想当初,他离开此地的时候,整个‘天魔海域’都是被他清理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就当时的情况来说,天魔海域的人想在短时间内崛起基本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再者,自己在天魔海域还留下了一个花仙儿,以当时花仙儿的能力,借着自己的名声,应该是完全可以整合‘天魔海域’。

    不说称霸天下,但,至少应该是无人敢惹了。

    而在海星大陆的主大陆之上,他还留下了另外一股相当强大的势力‘烟雨楼’。

    有‘烟雨楼’坐镇,天魔海域那几位岛主的余孽应该也不可能翻身才对啊!

    所以,听到对方说‘魔域’的时候,刘浩不禁也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个所谓的‘魔域’就是出自‘花仙儿’之手?

    “咱们海星大陆之上只有一个魔域啊!”胡天明回答道。

    刘浩就问道,“天魔海域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‘天魔海域’。”

    胡天明回答道,“不过,那是以前的叫法,现在,那儿就叫魔域。”

    刘浩就问道,“魔域的域主是谁?”

    胡天明摇了摇头,道,“我们这些人地位卑微,怎么可能知道魔域域主是谁?只知道,魔域的域主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少年,此人一身的本事,几乎在海星大陆之上无敌!”

    又道,“就即便是强如‘魔花宫’和‘烟雨楼’都是被狠狠的压制着,完全没法动弹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刘浩就知道这件事情和花仙儿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当即,眉头就是一皱,道,“魔花宫不是魔域的一部分吗?”

    “魔花宫岂止是魔域的一部分,想当初,他借着我们烟雨楼楼主刘浩的名声,还曾经统治过‘魔域’。”

    胡天明一说到这儿,就有些激动了起来,道,“刘浩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想当初,刘浩独自一人杀入天魔海域,将整个天魔海域搞了个底朝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们的楼主刘浩是真的生猛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谁,你只要敢惹我们楼主,那就只有被杀的份!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天魔海域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关于我们楼主刘浩的传说,那真是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传说就即便是放在五十多年前,也是时常被人提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摇了摇头,道,“就在五十年前,魔域的那位域主崛起之后,就没人敢再乱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魔域的人,只要一听到有人说我们楼主‘刘浩’的事情,就会全部杀掉。”

    “手段非常之残忍!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说,刘浩已经成为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不值得我们念叨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海星大陆,是魔域的天下!”

    “是他魔域域主的天下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所有的人,都只能说关于他的传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胡天明眼眸之中也是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魔域域主算个屁!”

    这时候,站在胡天明身后的亲年胡德志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   一开口就骂道,“他连给我们烟雨楼的刘浩楼主提鞋都不配!”

    “哼,要不是他阴险的从花仙儿那儿骗走了‘魔泉’,强夺了‘花仙儿’的魔根,他哪里有今天?”

    “这种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,有什么脸面让我们提他?”

    “还要跟我们刘浩楼主相提并论,简直是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刘浩便是目光一转,看向了那胡德志。

    眉头更是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那胡德志看到刘浩的目光,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闭上了嘴巴,躲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刘浩不禁笑了笑,道,“胡德志是吧?”

    胡德志没说话,只是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!”

    刘浩朝着胡德志招了招手,说道,“你跟我说说,你是怎么知道那魔域域主骗走了‘花仙儿’的魔根和魔泉的?”

    所谓的魔泉,其实就是当时从‘魔花宫’那传承阵眼之中留下来的一滴‘传承魔泪’。

    这滴‘传承魔泪’并没有太过强大的传承效果。

    但,终究还是留下了不少魔族传承的。

    并且,还可以激发一定的潜力。

    原本,刘浩当时的意思是让‘花仙儿’自己服下的。

    那东西,本来也就是留给‘花仙儿’的。

    毕竟,当时的‘花仙儿’实力并不算是太强。

    有‘传承魔泪’的帮助,才能在以后的时间里面,稳定住整个天魔海域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然,仅凭她自己的话,也就只能是借自己的名声去压制了。

    当然,就当时的情况来说,确实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的本事,毕竟也不算是太低。

    但,自己的名声,终究是有一个时效性。

    而魔族这种走旁门左道来强行提升修炼的种族,更新换代是很快的。

    花仙儿若想在往后的时间里面将魔域控制住,必然是需要借助‘传承魔泪’的帮助才行的。

    可刚才,听那胡德志说‘魔域域主’居然是通过这‘传承魔泪’才强大起来的,这就有点意思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想从胡德志这了解到更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看这胡德志到底是在信口胡说,还是真的。

    然而,胡德志却是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只是倔强的偏着头,站在少年的身后。

    好像这样一来,他就不觉得自己太丢人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不解释,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你刚才的话是在放屁?”

    刘浩也不生气,只是笑道,“只是因为你嫉妒对方,所以,在胡说八道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是胡说八道了?”胡德志当即就有了反应,而且,反应还比较大。

    回过头,就怒喝道,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就算不是百分之百的真,也绝对有百分之八十是准确的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刘浩就笑道,“你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亲耳听到的!”胡德志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亲耳听到的?”刘浩就笑了,“难道说,那魔域域主还会亲自跟你说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“魔域域主当然是不可能的。”胡德志回答道,“但,魔域的其他人难道就不能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魔域的其他人亲口告诉你的?”刘浩反问道。

    胡德志冷哼了一声,却不回答,这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刘浩就笑道,“也就是说,你和魔域的人其实是有窜通的?换句话说,你其实就是魔域的人?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胡德志怒了,“论实力,我确实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不过你,我认!”

    “但,你休要污蔑于我!”

    “我胡德志行得正,坐得端。”

    “此生入了烟雨楼,就生是烟雨楼的人,死是烟雨楼的鬼!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现在被逐出了烟雨楼,我此生也绝对不会背叛烟雨楼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会跟魔域的人勾结?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刘浩就笑了。

    然后,又问道,“既然你没跟魔族的人勾结,那魔域的人为什么会将这样的消息告诉你?”

    又道,“是他们比较傻,还是你有特殊能力?”

    胡德志冷哼了一声,道,“我凭什么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你不告诉我,就是心虚,就是和魔族勾结。”刘浩说道,“说不定,这一次被逐出烟雨楼,就是因为你和魔族勾结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,你放屁!”

    胡德志怒了,大喝道,“我说了,我不可能和魔族勾结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不得杀了魔域的人,喝那些人的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和他们勾结?”

    此时的胡德志,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,“你若再敢胡说八道,我就和你拼命,就算我打不过你,我也要誓死证明自己的清白!”

    “向谁证明?”刘浩笑道,“向我证明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摇了摇头,道,“如果是向我证明的话,很简单,你告诉我,魔族的人为什么会告诉你这个消息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胡德志张了张嘴,却并没有直接说,似乎,还是觉得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刘浩看到这一幕,就说道,“说白了,你还是心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虚什么?”胡德志咬牙道,“他们自己要说给我听的,我有什么好心虚的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他们为什么要说给你听?”刘浩问道,“他们为什么不说给别人听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他们不知道我就在那儿。”胡德志回答道,“他们魔域的几个长老,就在旁边聊天,聊起了那位域主,正好就被我和我三妹听到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事,胡德志的脸上又是闪过了一抹伤感之色。

    头也突然就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刘浩看到这情况,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就说道,“你的意思是,你之前带着你三妹在这葬龙域中的时候,正好碰到了他们,然后,他们不知道你们就在旁边,所以,他们聊天的时候,就被你们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胡德志脸色一变,惊讶的看向了刘浩,道,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兄弟之前的谈话,我听到了。”刘浩回答道,“根据你们的聊天,稍作推断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胡德志就点点头,道,“对,确实是这样的,我三妹为了保护我,将我推了出来,而她自己则是被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又道,“魔域的人,现在应该还没有对我三妹下死手,但,我三妹的情况肯定不好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转头看向了刘浩,道,“前辈,你的实力比我们强,我们不是你的对手,我也不废话了,只求你让我们离开,我们还要去救我三妹!”

    说着,朝刘浩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刘浩摇了摇头,道,“暂时还不行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胡德志咬着牙,二话就说跪了下去,“我胡德志这辈子除了天地父母,和烟雨楼的前几位传说级别的楼主之外,还没有跪过其他人,今天,我向你下跪,只求你能让我们离开,让我们去救人!”

    “对我来说,你这一跪并不值钱!”

    刘浩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胡德志被刘浩这话给顶得一口气差点没顺上来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刘浩说道,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不在随便下跪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胡德志却是没说话,只是跪在那儿,显得有些倔强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旁的少年胡天明走到胡德志的身旁,拉住胡德志的胳膊,说道,“大哥,先起来吧,这位前辈并没有为难我们的意思,他应该还是有问题要问我们,等问完了,应该就不会为难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又道,“我们只要好好配合,前辈就不会跟我们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然,以前辈的能力,他真要跟我们计较,完全不需要和我们说这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对我们来硬的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胡天明远比胡德志要更有眼力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出了刘浩对他们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相反,还对他们表露出一丝善意。

    而胡德志听得此话之后,也终于是叹息了一声,慢慢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详细跟我说说现在这‘葬龙渊’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刘浩看向胡德志,说道,“说得越具体越好!”

    又道,“等我弄清楚了情况,我就放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胡德志脸色一喜。

    当即,就来了精神,说道,“前辈,我这就将整个‘葬龙渊’的情况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sxhaohao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sxhaohao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