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335章 神境对论

    面对玄微子的问题,形如干尸的传奇巫妖没有回应,感觉就像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“这里应该是赫赛肯阁下的意识世界吧?”玄微子问道“通过精密的编演构造,形成极为强大的惑控法术,将受术者强行拖入,并且将思维意识加速到近乎‘时间停止’的程度,在一瞬间完成漫长的交流。如同普通人做梦,梦境看似漫长,现实时间却极为短暂。但同样的,漫长梦境留下的疲劳感却会反馈到上,如果意识体受伤,现实也会同样受伤吧?”

    赫赛肯那张干枯脸庞上没有丝毫表情,倒是眼眶中青色磷火富有旋律地一跳一跳,彰显出几分好奇意味“既然这里是意识世界,你也可以尝试攻击我,毕竟在心灵和意识层面,我也不认为可以跟传奇心灵术士较量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触发这道传奇法术背后的思维迷宫?”玄微子晃晃手指头“如果要将阁下意识世界划分区域地界,这里顶多算是庄园大门,后面还有一大片花园迷宫,而阁下则藏于城堡深处。”

    其实玄微子如今所处,可以比作是赫赛肯的内景灵台。不过相比起玄微子本尊的九转灵台妙境,传奇法师的意识世界更为精密严谨、壁垒森严。

    而且玄微子的九转灵台妙境,是丹道修炼过程中,以内外景自然演化生成。赫赛肯的意识世界则类似层叠开拓构建,意识体深藏在重重保护中,比起一般的“心灵屏障”要强力复杂得多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心灵术士。”见玄微子轻易道破关键,赫赛肯问道“这道传奇法术是刚开发的,还没有名字,你有什么建议吗?”

    “不如叫做‘生命编织’?”玄微子抬头四望“阁下施展这道传奇法术,并不是为了跟人谈天说地的,一旦被拖入阁下的意识世界,则会陷入有形无形的各种引导,既可以对受术者的思维、记忆和人格进行修改编织,也可以借此干涉对方的生命,甚至直接剥夺对方的施法能力为阁下所用。”

    赫赛肯说道“但是你完全不受影响,看来这道法术还不完善。”

    玄微子笑了“以赫赛肯阁下的魔法成就,要杀人何必用这道法术?阁下其实是想要借此来掌握最完美的生命形式,真正的‘生命编织’并不是对别人施展,而是对阁下自己施展,从而超越巫妖这种形态,升华为更完美的不朽存在。”

    意识世界中产生一丝细微涟漪,从不可测的深处传达而出,就算是脱离凡人诸多享受和追求的传奇巫妖,也有会触动本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太聪明,未必是好事。”赫赛肯的声音在整个意识世界中回荡,玄微子大概能想象,当初圣鳞之子在九转灵台妙境面对自己的感受了。那是整个世界都在针对自己的无边压迫,逃无可逃、避无可避,只剩下意识间最纯粹的较量。

    不过也许从一开始,玄微子就占了一些便宜,谁叫此刻被赫赛肯拖入意识世界的只是玄微子的化身?从心灵异能的角度来说,化身的意识也不过是本尊某个人格剖面的呈现。

    但在纯粹意识的世界中,玄微子的化身也绝对不弱,甚至比凡尔瑞这种高等法师还要强大。这是地仙高人的化身,若论神念之强、定力之坚,玄微子还真没怕过谁,这种环境反倒是他的主场。

    当即,玄微子并剑指、划圆光,飘然荡开逼神威压,随缘吟诵“所见凡质,不过形神。形神合时,是人是物。形神离时,是灵是鬼。亦离亦合,仙道所依。感变铸炼,表里坚固。欲合则乘云驾龙,欲离则尸解化质。若离若合,或存或亡,随缘而化,无碍无滞。”

    剑指在胸前勾勒虚划,伴随诗韵落定,一圈阴阳两仪太极图自然凝就,恍恍惚惚、弥散荡漾,将意识世界的威压抚平。这并非强行镇压,而是依其理、循其本,复归平静、涤除烦恼。

    “这跟我印象中的心灵异能,差别很大。”赫赛肯头顶周围十二枚魔法晶石的旋绕轨道产生变化。

    虽然玄微子开口道经,但在意识世界的交流中,神念往返,自然能传达个中意蕴,不会产生语言翻译过程中的信息丢失。

    “阁下也了解心灵异能吗?”玄微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我记忆中,擅长心灵异能的人物,并不那么重视形体存在。”

    玄微子立刻就体会出赫赛肯的意思了“阁下见识过星界中那些心灵术士了?”

    “有过一些交流,但他们对我兴致不高,彼此互不冒犯。”赫赛肯说道。

    玄微子心想也对,以传奇法师的能耐,不可能对星界情况一无所知,传闻赫赛肯早已隐居半位面不出,现在看来,他所身处的半位面就在星界。

    “我也算是从他们那里学到心灵异能的知识,但更多是结合现实情况作出改良。”玄微子微笑道。

    赫赛肯沉稳威严的语气中,略微浮现一丝笑意“其实相比我而言,有人对心灵异能更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值得阁下特地提及,莫非是传说中被称为‘奥法目录’的沙多万师?”玄微子问道。

    赫赛肯算是默认,问道“你猜猜他现在身处何方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在新卡美洛城,否则没必要拖到败局已定还不出手。”玄微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眼下正在艾斯卓王国的遗址考古。”赫赛肯忽然来了兴致“其实他还悄悄去过常青城好几次,似乎是摸索到心灵异能的特点了。”

    玄微子闻听这话面不改色,心想常青城可还有“飞弹女王”的一个化身呢,多来一位传奇法师他也不觉得稀奇。

    “心灵异能的基础,不凋金花会一向是公开传授。只要阁下想要了解心灵异能,常青城有的是教导课程。”玄微子说道。

    赫赛肯眼中磷火微摆“奥秘之眼中部分法师,对于你公开传授心灵异能的行为,颇感不悦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阁下的学生,凡尔瑞法师。”玄微子干脆接口道。

    “他死在你手上,只能说明他要么弱小、要么愚蠢,这样的人死就死了,我没有替他报仇的意愿。”赫赛肯平铺直叙,就像忽略一个察觉而过的路人。

    玄微子问道“那凡尔瑞法师与教会宣教院主教,合谋夺取‘宣教之矛’这件事,阁下也知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也许真的强大到有些寂寞,赫赛肯在这方面倒是离奇地坦诚“凡尔瑞说是要将这件教会神器献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请教一下具体缘由吗?”

    “一件能够杀死‘黄金智慧’的高等神器,无论是出于安全还是研究的需要,由我来掌控都合乎常理。”赫赛肯说道。

    玄微子想起“黄金智慧”米柯西也是转化为巫妖的,跟赫赛肯的关系说不定是“同门师兄弟”,他将“宣教之矛”视作威胁,一点也不奇怪。于是询问道“阁下是要插手新卡美洛城的战局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。”赫赛肯回答说“一位地上圣人的重现,说不定就是为了引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玄微子也察觉到一丝不寻常,说道“以阁下的地位,如果要插手新卡美洛城的战事,那互保同盟不可能坐视不管。届时演变为全面战争,对于彼此都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赫赛肯眼眶中的磷火微微一闪,语气威严倍具“要跟我商讨如何进退,就凭你这个分身,还没资格!”

    意识世界中无形的压迫和空间断裂,几乎要化身神念击碎,但玄微子眉峰一挑,似乎感应到什么,言道“阁下是要我坦诚相待吗?那我奉劝在先,你可做好准备了!”

    话语落定,化身神念尽化豪光,在赫赛肯的意识世界撕开一个大口子,顿时惊天动地、风雷大作,一座巍峨仙山,在日月同辉、周天星移的奇观妙境下,开辟化转,直接逼入赫赛肯的意识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无法用直观知觉领回的状况,赫赛肯展现在玄微子化身眼前的意识世界,只是一座大剧院规模的图书馆。而现在出现在赫赛肯意识世界中的巍峨仙山,足以将图书馆彻底撑破,可事实上又没有撑破,而是形成某种微妙平衡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眼下情况就像是一头大象,鼻子捅进了草原上的兔子洞,对意识世界造成的震撼冲击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很显然,如今现身的就是玄微子本尊,他端坐九转灵台妙境之巅,俯瞰着“凋零死月”赫赛肯。

    “这样,有资格了吗?”玄微子此刻气度威凛不可犯。

    赫赛肯似乎也被玄微子的真正实力所震慑,干尸脸上没有表情,但意识世界的波动仍然难以避免。

    “像你这样的灵魂强度,就算舍弃,也比星界那些心灵术士要强大。”赫赛肯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舍弃真的这么美好,为什么你还要开发‘生命编织’这道传奇法术?”玄微子不再遮掩,称呼表达也变了“你想要获得‘宣教之矛’,是希望解析这件神器,了解它如何在不破坏命匣的情况下也能击杀巫妖的能力吧?从而进行逆向开发,让自己巫妖之躯更进一步,达到永恒不朽的层次。”

    赫赛肯说道“看来你对永生的迫切追求,一点都不比我少。”

    玄微子目光缥缈,似乎要洞察对方的意识世界“想必你已经看到那位地上圣人的战斗,‘宣教之矛’这样的高等神器,不是光凭高明的施法能力就能驱动运用,除非你全身心投入神圣之主的信仰,否则‘宣教之矛’不会比一根拐棍高明多少。”

    化身与本尊灵台重新沟通,当初化身手握“宣教之矛”尚不能窥明的奥妙,本尊如今却是别有洞见。可见玄微子本尊在“无尽复仇风暴”的这段日子,修为也有精进。

    在玄微子看来,“宣教之矛”几乎能算作是仙家法宝了,而且必须依靠特定的“御器心法”来发动,那就是纯粹正宗的教会神迹。

    这一点就连玄微子本尊也没办法,高等神器就是有其神异,除非他也选择投身神圣之主教会。而且玄微子猜测,当初那位麻袍老人找上自己,甚至不惜将“宣教之矛”借给自己,就是怀有跟老院首一样的想法——引导玄微子皈依神圣之主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跟别人说,估计还不会轻易相信,但是以赫赛肯的水平与在世岁月,不可能对教会神迹毫无研究。更何况现在“宣教之矛”就掌握在六翼圣人手上,赫赛肯要是就为了这件神器,主动插手新卡美洛城的战局,那就像玄微子说的那样,互保同盟不会坐视旁观。

    其实玄微子本尊能够接替化身与赫赛肯对话,就是因为他已经出关,此刻正驾驭着庞大的“无尽复仇风暴”,朝着新卡美洛城方向高速逼近。

    以赫赛肯的能力,应该可以侦测到由“无尽复仇风暴”带动海上庞大能量的移动。这其实就是一种警示——你当年施展传奇法术“永恒凋零”,作为摧毁翠绿之环的致命一击,今天则让翠绿之环的力量为我所用。

    “有趣,你居然可以操控那团风暴。”赫赛肯本人显然在半位面中施展了预言法术,发现了无尽复仇风暴的不寻常移动。

    “新卡美洛城我可以不插手。”赫赛肯说道“可是我只代表我自己,我在奥秘之眼的影响力,没有你想的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玄微子眉山轻敛,赫赛肯则依旧威严沉静“不过有一个人,他下定决心要做的事,就没有能够难住他的。如果米柯西还活着,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学生,已经超越了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赫赛肯主动断绝了意识的沟通往来,玄微子本尊与化身各归本位。

    而化身还保持着手捧“凋零法珠”的姿势,看一旁帕丽娜的神态表情,似乎就是弹指间的功夫,就经历了一番漫长的交流。

    玄微子刚要说话,就忽然感觉上空忽然传来一股强烈无比、宛若天崩的魔法波动,一圈光纹如涟漪在半空展开,规模之宏大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而伴随这股宏大绝伦的魔法波动扫过,杜绝传送的效果被顿时消弭一空,以新卡美洛城为中心,半径十余哩的范围,重新恢复传送法术!

    <scrpt>();</scrpt> 记住本站网址,Www.aywenxue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aywenxue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