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625章 回忆初心

    仿佛在说,师傅,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啊!这样让我多尴尬!“师傅,我……算了,那你到时候就让我死吧,死在别人的手下,然后丢你的脸!”

    许秋知道自己说不过李果,最后赌气般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让李果也是很好笑。

    你打不过别人还能怪在我头上?

    嬴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连忙解释,道:“好了,师兄,师傅哪能不管你啊,再说了,以师傅的能耐肯定能把咱们都教导成强者的,不用担心!”

    许秋只得点了点头,说了句感谢。

    “好吧,谢谢师傅!”

    许秋有些丧气。

    李果有些欣慰,看来嬴政的心性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虽然李果现在这么想,但以后有一天突然看见嬴政带着许秋一块盗墓的时候,就会感叹,我还是看错人了……呵呵,你们都是一根藤上的两只臭瓜!“好好努力,尽快成长起来吧!”

    李果看着这二人,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师傅。”

    二人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互相对视一眼,许秋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坚定的东西。

    正当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,突然殿外有人来报。

    “陛下,胡亥公子欲求见!”

    胡亥?

    嬴政皱了皱眉头,朕没召见他啊,来宫里干什么?

    李果看着他,笑盈盈地说道:“不去见见?”

    “我猜他来是因为继位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嬴政一怔,他也猜到了,刚刚都准备不见的,就是不想去面对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李果这么一说,他只能叹了一声,“也罢,终究是逃不过去的,见见吧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就准备起身。

    李果点了点头,看出他的意图,笑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送你去。”

    嬴政惊愕,脑子一怔,还没明白李果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见,人就消失在了原地,突然不见!下一秒,又就出现了政务殿。

    本来胡亥通报了一声侍从,正在殿外恭候,却看见嬴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整个人瞬间就懵了,差点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“父……父皇?”

    胡亥有些结巴道。

    满眼的不敢相信,大白天的,还以为见鬼了!也是,搁一活人突然出现在了眼前,谁不害怕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嬴政也很懵逼,这一个闪现,差点丢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他很想吐,我靠,我见过有人晕车,晕船,没想到还有人晕顿光!李果哪里知道,这个逼装的,差点让嬴政丢了半条老命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一定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我那是为你好,免得你来来回回走,麻烦,这样省事。

    嬴政掩饰住自己的失态,捂住嘴,有点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他忍住反胃,道:“你跟我过来!”

    说罢,便转身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胡亥还是傻不拉几的,半天没缓过来,但总感觉嬴政应该是活人,于是听话地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此时完全没了之前焦急求见的姿态。

    只见他小心翼翼地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这个场面显得有些滑稽!终于,坐下去之后,嬴政感觉自己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缓了一下,他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亥儿,你来见朕有何事?”

    胡亥这时才缓过神来,直勾勾地盯着嬴政。

    “啊,我,我来……”听见问话,一时间胡亥不知如何开口,刚刚那种悲伤的情绪已经酝酿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是的,整个人懵了,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嬴政皱了皱眉头,想了一下,摇了摇头,叹气!“罢了,你不说朕也知晓,想来是为了你大兄扶苏继位一事吧?

    你心中可是不服气?”

    胡亥本来还有些不知如何开口,现在听到嬴政问话,当下也不忌讳,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是,我就想知道,凭什么?”

    胡亥面目有些狰狞,不甘道。

    嬴政看着他,都是自己的儿子,左右为难,也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哎,扶苏是你长兄,按照祖制,理应皇帝位。

    况且德智皆有,又善于体恤爱民!”

    “再看看你,那点比得上?

    该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该你的,你想要也得不到!”

    良久,嬴政才缓缓地开口,说到最后,几乎是冷声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马上就要走了,大秦可不能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他要把一切潜在的因素都镇压在嫩芽之中,所以他这是告诉,也是告诫,希望胡亥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!否则就不要怪他无情了!胡亥看着眼前这个大秦最有威势的男人,一瞬间有些害怕,他感觉如果自己再说下去,恐怕不会善了。

    于是,只得点点头,咬着牙道:“是,父皇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鬼知道,他说出这个话的时候,有多么的不甘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办法,无论如何,这个时候,他都没有办法反抗。

    话说,其实李果也在想,如果没有赵高,那胡亥有那个胆子造反吗?

    我猜应该不会!毕竟史书上记载的是,他是被赵高推出来的,也许是被迫的!但是这些已经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这副样子,就表明早有心思!“嗯,你明白就好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嬴政也不想过多纠结,见事已至此,便摆了摆手,让他退下。

    “是,父皇,儿臣告退!”

    胡亥无奈之下,听令。

    他轻轻退了下去,嬴政闭上了眼睛,心里很是沉重,自古无情帝王家,可人老了,难免会因为亲情而怀旧!嬴政现在就差不多是这个状态,哎!也许这就是天意吧……胡亥退下去,所走过的每一步,传进嬴政的耳朵,在他心里确实那样的漫长。

    或者,区分凡和仙最大的分别就是,凡人常常会因为一些事情而发生巨大的波动。

    而仙人,可能是因为经历的多了,或者看透,主动去放弃某些强求,讲究因缘果报之说,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此时的嬴政会想起李果问他的话,脑海里不停浮现。

    渐渐有了一丝明悟。

    “来人,去泡一壶茶来。”

    嬴政似有所感,命人去准备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端坐在这里,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,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什么,空气中也仅是压抑之色。

    他一杯一杯喝着茶,回想起自己的一生,年少时充当质子,生死都由不得自己,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。

    后来自己的父王派人来接自己,告诉自己安全了,还能继承秦国的王位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似乎就像一个贫穷的人突然发现自己暴富了!所以,后来,他不仅要让自己变强,也要让这秦国变强,强到可以忽视一切!而如今,仙缘来了,他要抓住,要掌控自己的命运,这就是他的初心…… 记住本站网址,Www.aywenxue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aywenxue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